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i-bank钱包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时间:2018-12-16 09:25:54   作者:i-bank钱包   来源:www.ht2345.com   阅读:99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文|棘轮比萨算力霸主比特大陆,正在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。BCH分叉、币价下跌、主营业务收缩、IPO陷入停滞……当寒冬来临,即便是比特大陆,也无法逃离业务收缩与降薪裁员的命运。在区块链之外,AI是比特大陆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。但这条道路,却因为吴忌寒与詹克团的矛盾,充满变数。成为区块链世界的绝对王者,或者缓慢沉没——对于...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文 | 棘轮 比萨

算力霸主比特大陆,正在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BCH分叉、币价下跌、主营业务收缩、IPO陷入停滞……当寒冬来临,即便是比特大陆,也无法逃离业务收缩与降薪裁员的命运。

在区块链之外,AI是比特大陆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。但这条道路,却因为吴忌寒与詹克团的矛盾,充满变数。

成为区块链世界的绝对王者,或者缓慢沉没——对于比特大陆来说,命运的天平正在不停左右摇摆,而它终将彻底倾斜于其中一端。

01 矿机滞销

北京五环外的奥北科技园,三面都被公园、绿地环绕。和科技公司扎堆的中关村、上地相比,这里显得毫不起眼。

很难想象,全球最大的矿机企业——比特大陆的总部,就位于这里的一座毫无科技感的四层办公楼内。它的门前不时有卡车经过,拉走科技园隔壁工厂生产的污水管道,扬起灰尘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位于奥北科技园的比特大陆总部。去年,比特大陆还将隔壁楼盘拿下。

就是在这里,数百名芯片工程师研发出了一代又一代的蚂蚁矿机。这些嗡嗡作响的矿机,遍布全球各地,构成了比特大陆赖以生存的算力基石。

如今,全世界每新生产的10台比特币矿机中,便有7台来自比特大陆;新挖出的10个比特币区块中,便有4个来自比特大陆控制和投资的矿池。这意味着,后者控制了比特币40%的全网算力。

“你只要站在矿场门口,亲身感受到芯片带来的热浪,以及矿机风扇运转的声音,就能体会到比特大陆算力的可怕。”一位曾为比特大陆托管矿机的矿场主说。

矿工们对比特大陆的情绪一直颇为复杂:既心怀敬畏,又充满恐惧。

实际上,在行情高企时,很多人对比特大陆还有感激——依靠后者的矿机,他们赚到了钱。

比如2017年进入挖矿行业的四川矿工刘文山。他与一个朋友合伙做矿场托管,由十几台矿机起步,发展到拥有3000台矿机。它们中,绝大多数是比特大陆出品的蚂蚁S9。

“这是当时最火的矿机,算力强悍,性价比高。”刘文山说。一年多时间,他赚了100多万。

但在熊市中,情况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。

12月11日,蚂蚁矿机官方微博,隆重推荐了一款售价1.17万的新矿机DR5。微博下却只有一条留言:“这行情,矿机还有人要?”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低迷的数字货币行情,让比特大陆的矿机业务急剧收缩。最直观的表现,就是矿机价格的下跌。

目前,在比特大陆官网,S9系列最低配的S9j 14T定价2300元。而一年前,即便是作为基础款的S9,也被炒到了3.2万元的天价。

日前,Twitter用户BTCKING555爆料称,比特大陆今年第三季度亏损7.4亿美元,全年预计亏损额12-15亿美元。

因正处于IPO静默期,比特大陆一概以“不予置评”回应,但其困境,在矿圈已不是秘密。

在华强北经营矿机产品的李兴怀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,买比特大陆7nm新矿机的人很少。究其根源,是因为行业不景气;此外,还因为新矿机厂商在崛起。

“这两年,神马、芯动矿机的崛起,让比特大陆倍感压力。”李兴怀说,“矿工从来不认品牌,只考虑哪款矿机更赚钱。”

以神马矿机9月发布的M10为例。它采用的是上一代的16nm工艺,但算力功耗比却与7nm版本的蚂蚁矿机相当。

神马矿机的创始人杨作兴,以兼职身份参与过蚂蚁矿机S7、S9的芯片研发工作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曾表示,比特大陆近两年的芯片研发陷入停滞,与他的离开有关。

“芯动最新的比特币矿机T3,算力能耗比也比蚂蚁最新的S15好。” 李兴怀表示,“矿工会用脚投票的。”

02 “矿霸”质疑

矿机、矿池,是区块链世界的算力基石。以算力作为武器,比特大陆一度试图按照自己的意志,“改造”区块链世界。

2016年,比特币价格从上一轮下跌中缓慢复苏。但比特大陆,却在比特币社区中,发现了反对自己的声音。

中本聪隐退前指定的开发团队——比特币核心(Bitcoin Core),意图在比特币区块链之外,搭建一层名为“闪电网络”的协议层。

闪电网络可以提升比特币小额转账的确认速度,但也会导致矿工失去小额转账的手续费。

而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矿工群体,提出了另一种解决方案:直接扩容比特币的区块,使其能容纳更多的交易量。但与此同时,这也会提升挖矿门槛,让比特币挖矿行业更加集中化。

经历了多次争吵、骂战与不欢而散后,2017年8月,比特大陆投资的ViaBTC,发起了针对比特币的硬分叉。大区块方案的比特币现金(BCH),横空出世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凭借着比特大陆的算力支持,BCH很快站稳脚跟。比特大陆,第一次体会到了算力的美妙。

但质疑由此而来。BCH的激进反对者,给吴忌寒扣上了“矿霸”“币圈恶棍”的帽子。更多的人,则质疑BCH就是比特大陆的“公司币”。

这一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IDG资本的一份内部投资报告显示,比特大陆曾将公司的15亿美元转换为BCH,并将公司主要利润用于买入BCH。

这份报告显示,BCH相当于比特大陆业务的Token化。

但在熊市中,BCH成为了一个比特大陆的无底洞。

“比特大陆每天要花3000万收购BCH,否则BCH随时会崩盘。”一位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。

即便如此,熊市中的BCH仍难掩颓势。从今年年初至今,BCH币价由2920美元跌至最低76.6美元,缩水97.4%。即使按照BCH(ABC)与BSV的价格之和(143.8美元)计算,BCH仍然在一年时间内,跌去了95.1%。

但比特大陆已经无法放弃BCH。

“外界可能不知道,我们的员工餐补,都是以BCH形式发放的。”一位比特大陆员工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。

今年11月,BCH社区再起波澜。常年以中本聪自称的澳大利亚富豪CSW,再一次分叉BCH。

在分叉大战中,ABC开发组因为有比特大陆的支持,占据了上风。而比特大陆,却不满足于扶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开发组,而是希望将BCH的命脉牢牢掌握。

12月1日,BCH网络上的第558847区块,被一个未知矿池挖出。这个区块由一个全新的客户端软件生成。后者由Go语言,而非中本聪时代沿用至今的C++写成。

这个全新的BCH客户端,就是出自比特大陆之手。孕育它的项目,名为“哥白尼”。

比特大陆称,使用Go语言重写BCH客户端,可以降低开发者的入门门槛。但一位Reddit用户则在BCH板块中写道:“比特大陆组建了哥白尼项目,哥白尼则用‘日心说’推翻了‘地心说’。比特大陆怕是想用这个名字告诉大家,谁才是区块链世界真正的中心。”

“BCH正在反噬比特大陆。”一位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,“比特大陆非常倚重现金流,但现在矿机滞销、IPO进展不顺,BCH分叉是雪上加霜。”

而比特大陆在BCH分叉中的表现,也为其招致了舆论压力。“吴忌寒调动了相当于30万台S9的算力,等于坐实了‘矿霸’一词。”矿工王敬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03 路线之争

比特大陆就像一棵参天大树,它的根基深扎于区块链的土壤之中,吸收养分;但它的枝叶,却在拼命逃离区块链的世界。

币价暴跌、矿机停机、矿场倒闭、矿工逃离……区块链的至暗时刻,已然到来。

转型AI芯片,成为了矿机厂商为数不多的选项之一。

是应该继续坚守挖矿行业,还是彻底转型AI芯片?如果转型AI,又该投入多少资源?这些问题的答案,恐怕比特大陆自己都不清楚。

并不明晰的公司战略方向,与区块链行业不知何时结束的漫长寒冬,让比特大陆的未来,充满变数。

招股书显示,比特大陆采取的是联席CEO制。主导技术的CEO詹克团,持有比特大陆36.58%的股份;而主导资本、市场与销售的吴忌寒,持股比例是20.5%。

对比特大陆而言,发展路线,也与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息息相关。

《财经》曾报道,吴忌寒与詹克团在比特大陆未来路径问题上存在分歧——吴忌寒力挺BCH,詹克团则寄希望于AI芯片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拉帮结派不可避免。《财经》报道,有比特大陆前员工爆料,詹克团一派员工认为,“发展AI”是“理想”;而吴忌寒一派则认为,詹克团“搞AI觉得自己无所不能”。

一直以来,吴忌寒都是比特大陆最知名的代言人。但在币圈,人尽皆知的是,“詹克团才是真正的操盘者”。

一位比特大陆早期员工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,在他2015年前后入职比特大陆时,这家公司的正式名称是“迪未数视”。工商资料显示,它由詹克团创办,主营方向是数字机顶盒芯片。

2017年后,詹克团开始频频对外发声。如今,流传最广的一张詹克团的照片,出自外媒QUARTZ的一次采访。照片中,詹克团站在一张白板前,介绍比特大陆的AI芯片产品线——算丰(Sophon)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詹克团在介绍算丰

自此,詹克团成为了比特大陆所有AI业务的发言人。在AI领域,吴忌寒一直只是个默默无闻的配角。

今年4月,詹克团悄然出现在自己的家乡——福州闽侯县。两个月后,比特大陆与福州签订合作协议,入驻当地软件园闽侯分园,并参与福州智慧城市项目。

10月,比特大陆宣布投资13亿,在福州设立算丰科技产业园项目,并注册了子公司“福建算芯科技有限公司”。

詹克团开始在自己的家乡,再造一个只属于AI的比特大陆。而这时的吴忌寒,却在Twitter上,与BCH分叉的敌人CSW展开骂战。

AI能否创造比特大陆的新未来?这个问题的答案,并不容易寻找。

清华大学近日发布的《AI芯片技术白皮书》显示,针对特定需求的FPGA与ASIC,是未来AI芯片架构设计趋势之一。而ASIC,正是比特大陆最为擅长的领域。

但摆在比特大陆AI业务面前的,是比矿机行业更加强大的敌人。

“且不论NVIDIA、Intel、Google等国际巨头,仅在国内AI芯片领域,中科院背景的寒武纪、通信行业巨头华为,以及阿里斥巨资打造的‘平头哥’,都在资源上胜过比特大陆。”一位芯片行业专家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。

04 财务危机

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,似乎预示着比特大陆的AI首战,已经落败。

一本区块链从独家渠道得知,2018年10月末,比特大陆解散了位于深圳的AI机器人全资子公司“新物种”,数十名员工均被裁。

“新物种”的前身,是一家名为“萝卜科技”的智能早教机器人企业。2017年12月,詹克团主导比特大陆将其收购,更名为“新物种“,原萝卜科技CEO胡勇出任比特大陆机器人业务负责人。工商资料显示,这家新公司的法人代表,是詹克团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“新物种”出品的一款智能早教机器人

数字货币市场已步入寒冬,但AI芯片的春天,似乎还遥遥无期。而比特大陆眼下最头疼的,是财务问题。

在过去的一年中,随着数字货币价格的上涨,比特大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扩张,员工达到了近3000人。在国内,其办公地点覆盖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深圳、成都、福州、香港。

此外,比特大陆还在美国、以色列、新加坡设有子公司。

而熊市猝不及防到来后,高昂的人力成本,让比特大陆背上了沉重的包袱。

多位2019级毕业生向一本区块链记者爆料称,比特大陆在今年校招过程中,出现了HR失联的异常情况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“一轮笔试,三轮面试,HR谈好了价格,给了口头offer。”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“最后却一直不给正式offer,HR玩失联,找都找不到。”i-bank钱包

他还表示,自己发现,比特大陆近两年来的校招职位,大多与AI相关,几乎不涉及矿机芯片业务。“今年比特大陆校招的口号是‘芯大陆,AI未来’,校招中有关矿机的部分,也改称‘服务器基础设施’。”

这与比特大陆内部员工的反馈相符。“这一年,比特大陆新加入的明星人物,绝大多数集中在AI领域。”一名比特大陆离职员工表示。

这其中,就有前英特尔中国区AI市场负责人汤炜伟。在比特大陆内,他同时担任AI产品总监与产品战略总监。

“汤炜伟常常在外说比特大陆是一家AI芯片公司,这让很多支持吴忌寒的员工心生不满。”上述离职员工表示。

AI业务也许能支撑起比特大陆的未来,但眼下,它还不能创造现金流,因此加剧了比特大陆的财务危机。

12月10日,以色列媒体Globes报道,比特大陆关闭了位于以色列的办公室,23名员工被遣散。就在5个月之前,Globes还报道称,比特大陆有意继续在以色列招募40名员工。

比特大陆的财务危机,似乎比外界想象的还要严重。

接近比特大陆投资方的某位人士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,11月中旬嘉楠耘智IPO计划的搁浅,对比特大陆投资方打击巨大。

“港交所质疑比特大陆的主营业务不可持续,也无法对比特大陆的大量加密资产给出合适的评估。”他表示。

在招股书中,比特大陆有28%的资产为数字货币,其中绝大多数为BCH。与2018年6月30日招股书披露时相比,BCH价格已缩水81.7%(已计入BCH分叉后产生的BSV)。

漫漫熊市中,即便是身为巨头的比特大陆,也不得不艰难求生。

比特大陆“众叛亲离”?

内忧外患中,区块链世界的霸主比特大陆,正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。

上一轮熊市,靠着S5矿机和精确的成本控制,它熬了过来,成为最大的赢家。

“历史不会重复自己,但总会压着同样的韵脚。” 马克·吐温曾如是说。

当这一轮熊市来临时,比特大陆,还能找到那个决定命运的神奇韵脚,再造传奇吗?


标签:大陆  特大  比特  
相关评论